在对融资租赁、商业保理等“类金融”企业清理整顿后,“类金融”名单制监管正式开启,多省份正式公布融资租赁、商业保理等企业纳入监管名单。

12月28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湖北、山东分别公布21家、29家融资租赁第一批监管名单;另外分别公布8家、33家商业保理企业监管名单。

业内人士指出,银保监会对融资租赁、商业保理行业的监管思路是名单制管理,原则是“动态管理、有进有出”,督促非正常经营类企业整改,对于拒绝整改或整改验收不合格的,纳入非正常经营名录,劝导其申请变更企业名称和业务范围、自愿注销。

融资租赁也实行“名单制”

山东、湖北等省已正式公布第一批融资租赁企业监管名单。

12月28日,湖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披露,拟将21家融资租赁企业纳入第一批监管名单。其中包括:东风标致雪铁龙融资租赁、国中融资租赁、武汉藏茗融资租赁、恒立金通融资租赁、湖北金控融资租赁、湖北省融资租赁有限责任公司等。

12月22日,山东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披露,将29家融资租赁企业纳入第一批监管名单。其中包括:长城融资租、国融(国际)融资租赁、济南金控国际融资租赁、山东国智民生融资租赁、山东乾泰融资租赁、山东惠金融资租赁、汇鼎租赁等。

随着融资租赁行业的快速发展,偏离主业、无序发展、“空壳”“失联”等行业问题较为突出。

今年1月,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介绍,我国融资租赁行业整体开业率不高,在10900家融资租赁公司中,处于营业状态的仅有2985家,约72%的融资租赁公司处于空壳、停业状态。

为解决“空壳”“失联”等问题,监管对融资租赁公司清理规范。5月,银保监会正式下发《关于印发融资租赁公司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的通知》,将融资租赁公司划分为正常经营、非正常经营和违法违规经营三类,明确三类公司认定标准,实施分类处置。

上述监管名单为“白名单”,即通过监管机构核查可继续开展业务的融资租赁企业。与之同时,一些省市也发布融资租赁企业“黑名单”。

如,天津市已公布四批、总计115家融资租赁公司“黑名单”。上海金融监管局公示多批经营异常的融资租赁公司名单,5月有498家进入经营异常公司名单。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5月发布失联融资租赁企业名录公告,有788家未取得联系,另外14家融资租赁公司未通过审核。

商业保理企业发布首批名单

除融资租赁外,商业保理企业也实行“名单制”管理。

12月28日,湖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披露,拟将8家商业保理企业纳入第一批监管名单。包括:湖北金控商业保理、长江新丝路商业保理、长江汇谷商业保理、湖北酷敦商业保理、湖北九陌商业保理、武汉国通商业保理、湖北盈信商业保理、宜昌国投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等。

12月22日,山东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也披露,拟将33家商业保理企业纳入第一批监管名单。更早之前,10月20日,浙江省地方金融监管局将浙江省浙商商业保理拟纳入监管商业保理企业名单。

此前,9月,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9月24日召集各地金融监管局、银保监局、国有大行等举行融资担保、小额贷款、典当行、商业保理、融资租赁、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等“六类机构”监管工作会议。

同时,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印发《商业保理企业名单制管理工作方案》(简称《方案》)的函,对商业保理企业实施名单制管理。

《方案》要求压实主体责任。商业保理企业的监管责任在地方政府,各金融监管局要负起名单制管理主体责任,把好审查关。监管名单要坚持宁缺毋滥,防止“带病”纳入。银保监会主要审查各项形式要件是否齐全。时间安排上,争取在今年9月底和12月底前向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报送两批监管名单。

随着强监管强持续,商业保理行业洗牌,多家上市公司剥离保理资产。

11月25日,北京华联商厦(000882.SZ)公告拟将控股子公司华联保理51%的股权转让给关联方华联鑫创益,转让价格为1.45亿元。华联股份称,保理行业所处市场经营环境及融资环境趋紧,对华联保理经营能力与专业度提出更高要求,华联保理经营压力与风险不断增大。此次转让是为了控制上市公司经营风险,降低管理成本,聚焦购物中心运营与管理核心主业。

今年以来,*ST胜尔(000890.SZ)、赢时胜(300377.SZ)也曾公告宣布,要剥离保理业务。其中,主要从事金属制品业务*ST胜尔,曾在2016年收购上海摩山商业保理,但2019年踩雷“承兴系”金约28.99亿元,摩山保理当年亏损6.66亿元。*ST胜尔5月将摩山商业保理作价4.03亿元转让给深圳汇金。


“类金融”名单制监管正式开启:湖北、山东首批公布91家融资租赁和保理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