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20年的最后几天,山东和湖北有关部门先后发布公示,拟将29和21家融资租赁企业纳入监管名单。目前,公示的日期已先后截止。

在此之前,天津、广州等多地监管部门曾发布公告,公布了部分失联或违规经营的企业,业内称为“黑名单”。对此,行业虽高度关注,但反应并不强烈。山东和湖北的做法则引发强烈反响,业内称为“白名单”监管模式。

中国租赁联盟召集人、租赁联合研发中心主任、经济学家杨海田在回答媒体和一些行业组织的咨询时说:“白名单”监管模式不可取。

杨海田认为,一些地方监管部门将确认经营正常的租赁企业正式宣布纳入监管范畴,对这些企业来说应该是个利好,但对那些没有或暂时没有被纳入监管名单的企业来说,则无疑是个坏消息。因为在此期间,一些承租人可能以此为由,认为这些企业已属于非合法经营企业,从而拖欠或拒付应缴的租金。如果这样,对这些未被纳入“白名单”的企业来说将是灾难性的。

上个世纪80年代,国家有关部门曾审批了58家金融租赁和外资租赁企业。由于当时管理制度不健全,再加上一些审批和监管部门采取了一些不适当的管理方式,致使出现了全行业欠租不还现象。到90年代后期,几乎所有企业都陷于困境。

我国租赁业再度复兴以来,企业增长迅速。当时,对金融租赁和内资租赁企业,基本都是采取审批制,注册资金也要求必须一次性或分次实缴。但对外资租赁企业,除了重庆外,大部分地区都是采取备案制,有的地区在网上就可注册,资本金也不要求必须实缴,致使外资租赁企业每年都倍增地增长。据中国租赁联盟和联合研发中心及行业有关部门统计测算,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全国外资租赁企业达到11700家,其中没有注册资金、没有业务的 “壳公司”约占70%左右。监管部门将这些“壳公司”和违规经营的企业纳入监管重点,是理所当然的。对这些公司放任不管,或采取一棍子打死的做法,都不是负责任的。

客观地讲,中国租赁业再度复兴后,总体发展良好,没有出现过行业性、区域性的风险,目前也没有这种迹象。“壳公司”的大量存在是事实,可这些“壳公司”也没有给行业惹什么事。大量的壳公司应该主动和监管部门及行业组织保持联系,通过正常渠道筹集资金开展业务。不想继续开展业务或没有能力持续经营的公司,也不要参与买壳卖壳行为,要通过正常的注销手续退出市场,或申请破产保护。对此,不论是国家还是地方监管部门,都应该给予热情支持、帮助和引导,而不应该采取简单的“白名单”监管模式。


中国租赁联盟召集人杨海田:融资租赁“白名单”监管模式不可取